当前位置: 媒体新闻 >> 兄妹赴广州探亲遭雷击 脸部焦黑耳涌鲜血

发生雷击的大树没有丝毫被雷劈伤的痕迹。时报记者 巢晓 摄

时报讯 (记者 黄鹏)13岁与15岁的兄妹俩,花一样的年华,却在一声惊雷过后双双生命垂危。昨天下午16时30分左右,从南海来到广州探亲的韩家兄妹在西关人家酒家吃饭时,来到荔湾湖公园小道上散步,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,一声惊雷掠过,把他俩双双击倒。10分钟后,伤势严重的他们被紧急送至广东药学院第三附属医院ICU病房急救,目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。

一声惊雷响两兄妹倒地

昨天下午,记者赶到荔湾湖公园,在距离公园200米左右的一棵将近50米高的参天老凤凰树下,地上仍残留着一摊未干的血迹,旁边还有一双一次性手套。

周围来散步的市民相互讲述刚刚发生的悲惨一幕。

“当时还未下雨,只是天空阴沉沉的,雨眼看就要下了。我走在那两兄妹的前面,刚到凉亭前,突然一声很大声、很吓人的雷声在我耳后不远响起,耳朵都差点被震聋。我回头一看,两人已经倒在了地上。”当时正在公园散步的郑姨说,雷来得毫无征兆,之前也没有闪电,这一声响后再也没有任何雷声。“当时我正在他们后面的花坛前坐着,看见两兄妹倒在地上,我赶紧赶过去,看到他们两人脸部焦黑,男孩鼻子、耳朵涌出了鲜血,我和旁边的朋友都惊叫着打120。他们都只有15岁左右啊!”刘伯说起当时的情景感叹道,这雷来得很奇怪,前后只响了一声,响后5分钟才下雨,雨也只下了10来分钟就停了。

两人仍处深度昏迷状态

事发后,120急救人员赶到了现场做了简单的急救之后,把他们送至附近的广东药学院第三附属医院ICU病房进行急救。在9楼的抢救室外,两兄妹的父母悲痛欲绝,母亲一边守护在病房门口,一边痛哭流涕瘫在椅子上几近休克,几位亲属在旁边一直安慰她。

据医院主治的甘医生称,两兄妹之前心跳、呼吸都停止了15分钟,经过抢救后两人心跳复苏,但是十分微弱,也有微弱的呼吸,但是离不开机械的辅助。兄妹俩病情不容乐观,虽然目前心跳、呼吸、血压等都已经稍微稳定,但是两人脑部、心脏、肾脏都受到严重损伤,仍处于深度昏迷状态,而且复苏的心跳随时都可能停止。至于脑损伤程度之类的具体病情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和评估。

南海来穗探亲却遭横祸

随后,记者了解到,男孩和女孩是亲兄妹,姓韩,男孩今年15岁,今年刚刚升高中,女孩今年13岁。他们刚刚放暑假,一家四口从南海来到广州看望朋友,当时广州的朋友正在“西关人家”为他们接风,没想到转眼之间都躺在了急救室里。

“我们5人坐在桌前聊天,不一会儿兄妹俩离开了桌子,从酒家通向公园的一个后门走出去散步,没想到刚走出去不远就遭此横祸。”满头银发的韩家朋友懊悔地深深自责。

TIPS

如何躲开户外雷击

1.雷雨天气时不要停留在高楼平台上,在户外空旷处不宜进入孤立的棚屋、岗亭等,不宜在旷野中打伞,不宜在大树下躲避雷雨,如万不得已,则须与树干保持3米距离。

2.躲避雷雨时,不要用手撑地,而应双手抱膝,胸口紧贴膝盖,尽量低下头。

遭雷击后如何急救

出现雷电伤人事件后,市民在打“120”求助的同时,对于轻伤者,应立即转移到附近避雨避雷处休息;对于重伤者,要立即就地进行抢救,迅速使伤者仰卧,并不断地做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术,直至呼吸、心跳恢复正常为止。

律师

公园即使无责也应补偿

行人在公园内遭受雷击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,公园为何成为雷击高发区?公园的避雷设施是否完善?随后,记者来到公园门口收费亭,欲采访公园管理方负责人了解该园避雷措施情况,但是有关工作人员在拨打数次领导电话之后,以办公室领导已经下班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。

随后,记者采访了广东天胜律师事务所的莫井柳律师。他表示,一般情况下,行人在公园遭受雷击很难诉公园方赔偿,因为雷击属于不可抗力,公园方是没有过错的。不过也有例外,如果公园方的避雷措施有缺陷或者没有到位,那公园方还是有责任的,“这就好比地震,一栋房子如果只是1级的小地震便倒塌,那建房的肯定有责任,但如果是10级地震倒塌,这已经属于不可抗力范畴,建房的应该不会承担什么责任。不过,即使公园方无责,遵从公平原则,也应该有一些补偿,但这不是赔偿,只是道义上的补偿,不强制。”

相关新闻

东风路附近昨监测到雷击密集点

时报讯 (记者 赵安然 通讯员 魏青) 昨日下午,广州市局部地区有雷雨,据广东省防雷中心监控仪器监测,在东风路附近监测到雷击密集点,“但要确定某个雷击点的座标,必须要到实地测量”,省防雷中心副主任黄智慧说,不排除当时荔湾湖公园附近有强雷击点。

“在广州,珠江两岸、白云山、大学城、水库坝顶等雷击较频繁。”据统计,在水面及水陆交界处遭雷击伤亡的人数,占雷击伤亡总人数的35%。


友情链接:潜水泵